中国坊茨 百年小镇莱茵风情
发布时间:2012-07-06 15:31:46 浏览次数:

坊茨小镇(Fangtze Eurotown)位于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以胶济铁路坊子段为中轴线两侧发展,曾经是德国和日本的殖民地,原来是坊子老区,由于煤矿采空,铁路改道等历史原因,近几年使坊子老区逐渐沉寂,失去了往日繁华,但其中至今散落着大量的德日建筑,为了保护象征着潍坊近代工业文明进步的百年建筑,也为了唤醒人们对坊子历史的重新认知。

山东潍坊坊子火车站,是目前中国保存最完整最古老的火车站。1897年,德国占领青岛。1897年6月,德国在柏林设立山东铁路公司。1897年9月23日,胶济铁路动工。1902年建到坊子。1898年3月,清政府与德国签订了《胶澳租界条约》以后,德帝国从而霸占坊子达17年。1941年9月德日开战,到德军战败投降,日本帝国主义便夺取了坊子的占领权,到1945年日军投降,德日帝国主义共霸占坊子长达48年。坊子站现在是一个孤独的三级火车站。这是最早的德国建筑,后来日本鬼子修改,把屋山墙顶改为半圆形。虽然车站停用了,但是建筑依然坚挺,这就是德意志品质的体现,1902年的建筑,100多年前的技术,100多年前的品质。

潍坊:“坊茨小镇”历史的见证

坊茨小镇,是对一片特定区域和建筑群的重新定义与命名。

这片建筑,在潍坊市坊子老城区的火车站周围及铁路沿线一带。准确地说,是103栋百年德国原乡建筑和63处日式建筑。它们以一种内在的联系,分布在核心 1.5平方公里,范围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犹如一座异国他乡的小镇。11月中旬,记者来到这里时,首先看到的是与众不同的坊子火车站,然后是数栋别具一格的欧式大宅,以及一些与中国建筑有相似之处但又有明显差异的日式建筑。

强权统治的缩影

坊子德日式建筑群的形成,翻阅有关史料我们得知,源自德国、日本先后对坊子的占领。

1898年3月,清政府与德国签订《胶澳租界条约》,德国取得胶济铁路修筑权和沿线 15公里范围的矿藏开采权。是年4月,德国人就在现在的坊子地区勘探出煤炭储量。当1902年夏天胶济铁路从青岛修到潍县时,原本一路西行的铁路在此向南拐了一个大弯,因为此地有煤。车站呢,则以坊子冠名。

对于坊子一名的由来,一说是当时火车站建站时因附近有一家小铺名为“坊子”。

随着德国人开煤矿、修铁路、建车站,各地劳工和侨民在此聚集定居,该区域日渐兴隆。1914年,日本出兵青岛。1915年,日本继承了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

在侵占坊子的近半个世纪里,德日建设了各种工业和生活设施,形成了坊子“南北三条马路,东西十里洋场”的暂时繁华。德日帝国主义设立的德军司令部、德军北大营、德国铁路机务段、德军医院、天主教堂、修女院、日本领事馆、日本宪兵队、德日矿务公司、德国邮政大楼、发电厂、电灯公司、日本国民学校、日本农场、军运兵站、物资仓库和转运站、德日豪华官邸、正金洋行、横田旅馆、鱼鲜大烟馆、风月妓院、红房子水牢等等,机构设置之完整,宛如一个“小国家”。

史料称,德占坊子17年,开采煤炭约299万吨;日据坊子31年,开采煤炭约422万吨。

具备世界遗产特征

不管是什么人建的,房子是无罪的,是中性的。

坊子的德日建筑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有 300余座,目前尚存166座。在历经“文革”和近年来城市化运动的风吹雨打之后,还有如此之多的老建筑被保留,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在细考历史后,我们又发现,这也是偶然中的必然,是某些客观因素让坊子德日式建筑成了破坏运动中的例外。

于平称,这些建筑主要由三部分构成,一是大型工业化生产车间,二是别墅式洋房,三是必要的办公场所,另外还有一些休闲娱乐设施。像火车站等核心建筑什么人也拆不得,因为会直接影响生产和生活。德国人修建的下水道系统至今还在使用。其二,1984年胶济线复线改造,铁路取直,不再绕行坊子。坊子煤矿资源虽近枯竭,但还有一定产量,因此铁路保留了下来,但只承担一些货运任务。坊子站成了末端车站,级别由原来的二等站降为四等站。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车站,不会有人考虑改扩建,周围一大批德日建筑因此得以保留。另外,1995年,坊子区的政治重心北移,从老城区移到了凤凰山开发区,加之老城区属于煤矿采空区,不能进行大规模拆迁改造,也客观上保存了古建筑。

当然,也有不少优秀建筑未能幸免。原来的炭矿官员办公大楼,就在2000年被拆了。那是一座三层楼,拔地很高,雄壮而有气势。房顶是四面四坡带天窗,外墙青砖,高大拱形的窗户用石头包角,实木窗框,地下室足有两米高。

曾参与发掘保护丽江古城、平遥古城、周庄古镇的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这样评价坊子德日式建筑群:“每一座建筑都是宝贝,它们具备作为世界遗产的三个特征,原真性、整体性和唯一性。”清华大学教授张复合则说:“各种功能的建筑几乎应有尽有,这样的德日式建筑群在我国独一无二,值得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所研究员殷力欣撰文称:“青岛德式建筑之美,美在黄墙红瓦之建筑色调与海天的和谐共融。而坊子建筑之美,不在于其中某一单体建筑或雄伟或精致,而在于其质朴、娴静、不求奢华而尺度适中的整体面貌。”

新古典主义的重生

漫步坊子老城,三马路标有“坊茨小镇”四个字的一座房子的对面,是曾经的德军医院。医院的墙体有 70厘米厚,楼内铺着长条木地板,地板下面有厚厚的隔温层,填满了煤渣,墙上的壁炉可以给两个房间供热。楼顶使用的牛舌瓦,当年大部分是由青岛的德商捷成洋行位于大窑沟的窑厂烧制的。百年前,坊子的德国建筑曾大量使用产自青岛的这种瓦。

从医院沿三马路西行,是著名的“修女楼”,现在已经被重新整修得差不多了。于平介绍说,“修女楼”里曾住着一位真正的德国修女,一直活到改革开放以后,才以90多岁的高龄去世。

沿铁路支线通往坊子火车站,铁路南侧随处可见德式建筑。坊子有关部门前几年曾收到德国方面信函,称某栋建筑已经超过百年,保质期已过,请使用部门注意修葺。

除居住和办公类建筑外,火车站、矿务公司等处的工业设施是了解铁路、采矿工业史的绝好例证。坊子车站是一个典型的德式建筑,107年过去了,仍然保存完好,票房、站台办公室仍在使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车站东北角有一个机车修理厂。在现场,记者只看到一个巨大的转盘和屋顶已经几乎没有的修理车间。据于平介绍,这个大转盘以前是用铰链相连的,机车,也就是火车头开到这个转盘上以后,可以用人力轻易地转动方向,直到火车头对准某个车库,然后开进去,就可以维修了。那时候用的是蒸汽机车,必须定期开到修理厂进行维修,不像后来的内燃机车以及现在的电力机车,不必那么麻烦。

据了解,当年济南和青岛的火车站附近都曾有这样一个转盘,但现在已荡然无存。

坊子德日式建筑群中,以德式建筑居多,也最有特点。根据历史时期和设计特点,这些德式建筑,尤其是居住和办公类建筑,多属于著名建筑师、建筑史家肯尼斯·弗兰姆普敦所称的西方新古典主义的风格(见其所著《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三联书店2004年3月)。

坊子德日式建筑群目前已被列为潍坊市“城市旅游”重点工程之一,正在进行保护、开发和利用,目的是力求再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历史风貌,重生一个欧陆色彩的原生态小镇。

经过有关专家学者斟酌论证后,2008年起,正在复原中的坊子德日式建筑群定名为“坊茨小镇”。坊茨,是坊子德语发音的汉语再音译。戴玉亮 宋学宝 (来源:潍坊新闻网)

“坊茨小镇”,历史风情再生——走近百年沧桑的坊子德日式建筑群

某种意义上,城市化是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天敌”。 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让数不清的历史文化遗存从此湮没,了无痕迹,再也无处找寻。

坊子是个例外,十几年前,坊子政治重心北移,客观上使老城区德日时期的工业遗存得以保存。特别是166处历经百年的德日式建筑,错落有致地分布在不到8平方公里土地上,构成了一座独具异域风情的百年小镇。

专家学者斟酌再三,把正在再生的坊子德日式建筑群定名为“坊茨小镇”。保护并盘活这些古老建筑,使之焕发出迷人风采,正在成为带动坊子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引擎。

引擎已经启动,百年小镇正在回归历史的本原。循着“坊茨小镇”的振兴路径,一幅坊子振兴、潍坊中心城市南部崛起的路线图正在日渐清晰。

百年小镇

胶济线上的孤独守望

一座百年小站,孤独落寞地守望着一段渐渐淡出历史舞台的胶济铁路线。

百年风雨沧桑路,繁华弹指一挥间。1984年,胶济线复线取直,坊子火车站被北移的胶济铁路主线“遗弃”。可这个小站,还在默默地坚守,因为它还有没有完成的使命。

“变线后的坊子站改成了末端车站,级别也由原来的二等站降为了四等站。现在每天早晚只有一班通勤车经过。” 铁路线上碰到的一位当地老人告诉本报记者。

和小站一同守望的,还有一批被坊子人冠之为“坊茨小镇”的德日式建筑。

“这样的建筑在坊子老城区现存166处,其中,德式建筑103处,日式建筑63处,总建筑面积45246平方米,较为集中地分布在坊子站周围不到8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坊子区旅游局局长王佰刚如是向记者介绍。

德军司令部、德军北大营、德军医院、天主教堂、修女院、德国邮政大楼、日本领事馆、日本国民学校、日本农场、军运兵站、物资仓库和转运站、德日豪华官邸、正金洋行、横田旅馆、鱼鲜大烟馆、红房子水牢……这些建筑,或恢弘大气,或精巧别致,或庄严华贵,或古朴厚重,在曾经的胶济线上,组合出一个异域风情浓厚的百年小镇。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所研究员殷力欣在《坊子近代建筑与工业遗产之我见》一文中用近乎抒情的笔调写道:“青岛德式建筑之美,美在黄墙红瓦之建筑色调与海天的和谐共融……天津解放北路建筑群之美,则美在西洋学院派建筑艺术风格之纯正……而坊子建筑之美,不在于其中一单体建筑或雄伟或精致,而在于其质朴、娴静、不求奢华而尺度适中的整体面貌。”

以“整体面貌”呈现的坊子德日式建筑群是幸运的。十几年前,坊子行政重心北移,加之老城区属于百年的煤矿采空区,不能进行大规模的市政建设,这在客观上使这些古老建筑得以保存。

铁路边上的一个机车修理厂,一个巨大的转盘用铰链相连。随行的坊子旅游局工作人员介绍,当年机车开到这个转盘上可以轻易地转动方向,直至对准某个车库,在中国其他地方,这样的历史遗存已很难找到。

1904年建成的“安妮竖井”是以德国总督夫人安妮的名字命名的,历经百年沧桑,至今仍在使用。

因为疏于管理,德军司令部已遭遇了两次火灾,火灾形成的痕迹依稀可辨。而这样的火灾痕迹,记者在日本领事馆亦有发现,而且非常明显。

而位于现潍坊市福利院院内的修女楼至今保存完好。就是这座修女楼,当时有修女40多名,修女们还收养了60多名孤儿。其中一位德国修女在这里生活到改革开放之后,90岁高龄时才在这里安然离去。

在机务段段长住宅,我们遇到一位在此居住的老人。老人告诉我们,她是从别人手上租的房子,一天才一块钱。

“这些古老建筑,很多还保存完好,至今都有人居住。但是, 常年日晒雨淋,疏于管理,有些已经成为危房,如果再不加以抢救性的保护,将会给世人留下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王佰刚说。

1866年,德国人西门子发明发电机,德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而此时,清廷的大臣对火车的认识还停留在“疑为牛拉”的阶段,“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大幕还迟迟没有拉开。(来源:潍坊广播电视报)

坊茨小镇

位于山东潍坊的坊茨小镇,是一座百年小镇。它是屈辱历史下开出的一朵芬芳的花,是一枚幸运的文化苦果。

去坊茨小镇,是在一个暮秋的日子。四野荒疏,天空高远出几分萧寒。走进坊茨小镇,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份融融的暖意。那份暖意,来自坊茨的色彩,来自坊茨的宁静。

小镇里的各色建筑,形态不一。星罗棋布的老洋房,或恢弘大气,或精巧华贵,或厚重古朴,集各类建筑流派之大成。这里的建筑,全是德日殖民时代遗存下的,堪称“德日建筑博览园”。房屋,一律是黄墙红瓦,还有枣红色的门窗、木柱。由于时光的冲洗,大部分房屋已变得斑驳破败,灰黑色的厚砖,裸露出它本来的面目。我徜徉其间,一处一处地看着,色彩构成的暖意中,却分明感觉到这里流淌着一种历史沧桑下的沉重。

据说,这样的德日式建筑现存166处,其中,德式建筑103处,日式建筑63处,总建筑面积45246平方米,较为集中地分布在坊子火车站周围不到8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这样的建筑,给小镇留下了异域的风情,也留下了殖民的屈辱和伤痛。坊子火车站和修女楼,是这些建筑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坊子火车站,最早为德国所建。德军占领坊茨后,为了掠夺坊子的煤炭,就专门修建了青岛至坊茨的铁路,时谓“胶济铁路”。资料记载,德国占领期间,从坊子火车站运走的煤炭多达299万吨。1914年,日本出兵青岛。1915年,日本继承了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坊子也在日本人手下长达31年,被掠夺煤炭约422万吨。彼时的坊子火车站,留给人们的是黑色的记忆。修女楼,是一座典型的德式建筑,结构精巧而复杂,黄墙红瓦下,遮掩的是修女们的那份圣洁。这座修女楼,当时有修女40多名,修女们还收养了60多名孤儿。其中一位德国修女在这里一直生活到我国改革开放之后,90岁高龄时才在这里安然离去。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所研究员殷力欣在《坊子近代建筑与工业遗产之我见》一文中,用近乎抒情的笔调写道:“坊子建筑之美,不在于其中一单体建筑或雄伟或精致,而在于其质朴、娴静、不求奢华而尺度适中的整体面貌。”信哉,此言。

坊茨的大街小巷,曲折幽微,全保留了旧时的风貌。当人们行走其间,只能放轻自己的脚步,怕惊扰了那古旧的沧桑,惊扰了坊茨人那份内心的宁静。大街上,少有奔驰的车辆,更没有人群的喧闹和吵嚷。人,一个个地走着,从容而闲雅,一派静和美好的样子。老屋深院中,一棵柿子树探出垣墙,柿叶已凋零殆尽,只有一枚枚火红的柿果挂满枝头,主人家,像是有意保留这一道暮秋的风景,以温暖行人的心;墙角处,一株高大的银杏树,婆娑在那儿,风起处,一片片银杏叶蝶飞而下。一位老人,持一把扫帚,正缓缓地扫着。看我们到来,抬抬头,报以微笑,透着一份恬适的喜悦。我从老人的脸上,看到了小镇的容颜——沧桑中,铅华洗尽的淡然和闲静。这,情不自禁地让人想起白居易的诗境:“地僻门深少送迎,披衣闲坐养幽情。秋庭不扫携藤杖,闲踏梧桐黄叶行。”

离开小镇时,已是黄昏。斜阳残照中,那些红瓦黄墙的建筑愈加辉煌,亮在深秋的暮色中。晚饭的时间到了,小镇的上空,笼上了淡淡的炊烟,愈发书写出坊茨古典的宁静和沧桑的温暖。□路来森 来源:中国建设报

潍坊百年坊茨小镇焕发新容颜绽放浓厚文艺色彩

“去坊茨小镇有一百个理由,或者从这里穿越历史,或者在这里放飞梦想,或者,在这里沉淀生命的浮华……”走进潍坊坊茨小镇,一本杂志上的话语诠释了坊茨独有的神秘韵味。时光穿梭,被废弃的德式建筑曾经无人问津,往日的繁华曾经孤寂落寞,但如今,这座珍贵的德日建筑群经过开发,已成为一处有着极大历史、文化、建筑、旅游价值的产业集中区。

古建筑群焕发生机

7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坊子老区的坊茨小镇,天正下着蒙蒙细雨。在雨水的冲刷中,眼前以黄色为主古色古香的德日式建筑群愈发显得古老和静雅。

坊茨小镇“1898啤酒联合国”是一个精致的酒吧,从敞开的大门走进去,可以一直穿过酒吧走到小镇院内。长长的走廊不断走过冒雨前来参观的中外友人。穿到小镇院内后,眼前一排排的德日式建筑映入眼帘,每排房屋四周都有一圈齐膝的木制栅栏,栅栏内是嫩绿如毯的草坪,草坪上还种植着树木和花草,让小镇平添了许多田园风情。

坊子区旅游局党组书记彭军霞同时担任着德日建筑保护开发区办公室副主任,她对记者介绍,坊茨小镇曾是德国和日本的殖民地,坊子老区至今散落着大量德日建筑。

为保护象征潍坊近代工业文明进步的百年建筑,也为了唤醒人们对坊子历史的重新认知,近年来坊子区政府着力打造这个欧式风情生态小镇。目前已得到国内外诸多学者和省市领导的关注和认可,坊茨小镇即将以其浑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重现昔日的繁华。

绽放浓厚文艺色彩

彭军霞说,这是一处古老的带有历史色彩的建筑,也是一处文化、旅游、商贸于一体的欧式风情小镇和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坊茨小镇项目于2008年开工建设,坊茨小镇文化创意产业园区逐步完善,目前已完成投资5000万元,修复提升了三、四号院,建成了1898啤酒城、坊茨规划展示中心、中国坊茨美术馆、德国别墅区、国际青年旅舍等项目。

原德国与日本侨民学校,被成功打造成了“1898啤酒联合国”与啤酒风情广场,提供德国原装啤酒、烧烤等西餐,形成了独具欧式风情的酒吧休闲场所。

坊茨美术馆于2010年4月18日正式开馆,3000平米的展厅内,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油画。自2010年以来,高规格、大规模的油画文化活动相继在坊茨美术馆举办,靳尚谊、闻立鹏、杨飞云、王仲等诸多油画名家齐聚坊茨小镇,成为潍坊市文化创意产业的亮点。

同时,山东华艺雕塑设计公司投资建设的坊茨小镇雕塑展馆也于2011年4月正式开放,雕塑艺术与百年欧陆风情和优美环境相得益彰,丰富了文化创意产业内容,使小镇的艺术氛围更加浓郁。

各种荣耀汇集一身

坊茨小镇项目的保护开发先后被列为全省重点服务业项目和全市城市建设重点项目,被评为中德文化交流中心、全国桌式足球推广示范基地、山东省影视拍摄基地、山东省话剧院创作基地、中国油画院山东创作教学实习写生基地,成为市区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亮点之一。

如今的坊茨小镇,已经集各种荣耀为一身。2010中国桌式足球邀请赛、2011年全国桌式足球公开赛都在坊茨小镇举行,极大地促进了坊子区乃至潍坊市经济、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同时,全国桌式足球推广示范基地、全国桌式足球推广委员会也落户坊茨小镇。同时,坊子火车站周围的老建筑保护良好,有百年历史的老房子、小巷子、铁道、旧火车站、小旅馆、旧银行、布店、米铺等原真性没有被破坏,特别适合拍摄近代历史题材的影视剧。2009年4月12日,在“2009年影视文化论坛”会上,坊子德日建筑群被评为“山东十大影视拍摄地”。2011年3月,央视大戏《年画》在坊茨小镇取景拍摄。

彭军霞告诉记者,坊茨小镇争取通过五年的努力,在国际国内做出“中国坊茨文化创意产业基地”概念,形成全国品牌。打造“艺墅”,在坊茨小镇引进大型现代画廊,同时加强与中国雕塑学院的沟通协商,打造雕塑广场等一系列设施,融合雕塑、水彩、音乐、摄影、设计、影视等创意产业,形成创意产业集中区。(贾慧)来源: 潍坊晚报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顶   踩  


相关新闻  
张琦:美丽中国乡村做起 儋州打造17个风情小镇 (2012-11-14)
2011中国马术节开幕 温江马术风情小镇迎客 (2011-09-15)
中国边陲小镇北极村建圣诞村 宣传异域冰雪风情 (2010-11-28)
杭州推出首批“风情小镇” (2012-02-08)
展望“十二五”:海南谋篇布局特色旅游风情小镇 (2011-02-24)
收藏本站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服务宗旨 | 法律申明
Copyright © 2006-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蓝方文化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3405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423号  

支持单位:中国出版传媒人才专业委员会